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帮助中心 >

法制日报:硬汉自锯病腿拷问公共医疗

发布日期:2022-05-13 19:04   来源:未知   阅读:

  尽管保定硬汉郑艳良锯腿的做法,让人听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但这类事情的结果往往会很圆满。比如,2011年报道的重庆农妇吴远碧因病无钱手术,赌命挥刀自剖放出腹部积水,其挥刀自剖的惊世之举,启动了时下底层百姓遇到困境获得救助的一般模式:媒体报道——领导重视——职能部门积极行动,得到救治。

  我们相信,经过了如此残忍的自我救助后,硬汉郑艳良渴望得到救治以及获得一双假肢的愿望一定会得到实现。可是,非得用这种极端的做法,才能够换来底层群众被救助的曙光吗?非得让病人受点苦,制造惊世之举,才能够激活那些本应该时刻出现在民众身边的医疗救助保障体系吗?救助不是交易,何必非得豪赌一把才能粉墨登场呢?

  我们在感动甚至惊讶于病人的坚强与自我救助时,也在愤怒于那些总是在报告中被描绘得近乎完美的社会医疗救助保障体系。很多时候,真正让人感动或者让人体会到实惠的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就像上海一些医院给一些世界冠军提供终身免费医疗保障那样,实际上,他们不缺看病这点钱,反倒是那些没钱的人需要这些医疗馈赠,但很可惜,他们只有拿出血淋淋的代价,才能够激起这本应该无处不在的救助,用一种近乎施舍的方式来表达一种责任与义务。这样的医疗救助保障显然需要反思。

  硬汉郑艳良锯掉腿,也许可以遏制怪病的蔓延,可是谁来锯掉社会救助和医疗保障体系的“病腿”呢?不要以为这仅仅是锯腿者的痛楚,如果社会医疗保障救助体系的职责不能够到位,不能够时刻成为每一个需要救助者的曙光与希望,成为一种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的社会福利,谁都无法预料还会有什么样的惊人之举出现。所以说,锯在病人腿,实际是羞着公共医疗的脸。(傅万夫)标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